書庫排行繁體
當前位置:讀看看 > 玄幻奇幻 > 初唐求生 > 第285章炮擊遼陽城
初唐求生

《初唐求生》

下載本書添加書簽

第285章炮擊遼陽城

  尉遲恭瞇眼看了一眼說道:“壕溝挖成,這攻守易位。這城里的騎兵的馬只能殺了吃肉,步兵出城只能層層攻擊,一旦收兵,前功盡棄。而吳歡的手段,他們能出城門,都非常難。”

  房玄齡看了一眼,一樣在聚精會神聽的魏征說道:“3萬騎兵出城,一個時辰不到,回來不過1萬出頭,你們就不想想他們的武器多么霸道。燕國公把我們安排在這里,我看就是震懾我們!”

  程咬金:“是啊!在洛陽的時候,擺弄配重投石機的時候,我就覺得他不是一般的人。現在看來,我們都看輕了。”

  尉遲恭:“看輕?我一直把他看的很高很高,他現在羽翼豐滿了。唉!你的侄子不是他部下么?”

  程咬金見尉遲恭提起這個事情,連忙解釋道:“侄子?你說的是程家徵啊?同族子侄,都隔4,5代了。”

  李世民見兩人把話岔到哪里都不知道,對房玄齡問道:“玄齡,你覺得他下一步會怎么攻這遼東城?你看這三重城墻,一重比一重高,非常難攻啊!”

  房玄齡:“他會怎么攻?連攻城具都沒有,我想他們肯定用傳說中的武器。”

  李世民:“天雷?”

  房玄齡:“是迫擊炮,這是我從程咬金的差5,6代侄子那里打聽到的。不過,我們想很快就可以見識到了。”

  李世民:“你覺得那武器會是怎么樣的?我想象不出來,感覺和配重投石機差不多。但我到現在沒有看見。”

  房玄齡神情凝重的說道:“這說明東西非常而且易搬動,能隨做他們的部隊到處走。”

  李世民:“也就是說,在他眼睛里根本就沒有堅城這回是?”

  房玄齡點點頭說道:“新城比遼東城還有險峻,他一天都打下來了。”

  李世民:“明天我們可能看到,我們這輩子都不愿意用在我們身上的東西。”

  太陽落山了,遼東城內一片凄惶。3萬騎兵出去還沒有接觸就損失了三分之一,這仗怎么打?

  乙支辛成從來不喝酒,今天卻喝的伶仃大醉,趴在祠堂的祭案上。

  他記得他15歲的時候,因為喝酒,被父親乙支文德拉到祠堂,在列祖列宗的牌位面前狠狠的揍了一頓,從此之后不再喝酒了。

  乙支辛成醉眼朦朧的看著乙支文德牌位,然后從祭壇上拿下,擦擦牌位說道:“父親,你要是在,你會怎么面對燕軍?

  我在太子河上游筑大壩,卻因為融雪沖垮了。我讓人在太子河撒滿長釘,他們卻從遼水過來。半渡之擊,3萬人折損過半。

  我花了3個月做防御,可是他們只是外面挖土溝,他們這是要圍困死我們啊,一切做的都是無用功。

  父親我想降!卻沒有辦法降,想走,無地可去。只能陪你和列祖列宗玉石俱焚。”

  乙支辛得又喝了一口酒,然后說道:“父親,我們身為漢人,堂堂的尉遲氏,卻改名換姓躲在白山黑水之間,異族人的手下。在別人眼睛里,我們是漢人,是不可信的異族。而在漢人眼睛里,我們是為虎作倀的人”

  乙支辛得嘀嘀咕咕的說著,就在那里睡著了。

  吳歡早早睡下了,明天他要兩門臼炮,給所有人下馬威。特別是李世民,他要用武力,震懾這個好戰的皇帝,讓他們死了窺視遼東的心思。同時也震懾太子李建成和李元吉,讓他們不要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

  天亮了,太陽照在黑白相間的大地,出了營門,使勁抹了兩下臉,讓緊繃的臉舒服點。來到指揮部,劉靖問道:“總司令!這樣是不是太殘忍了?”

  吳歡:“這次殘忍,是為以后更少人死亡,執行作戰計劃吧!”

  劉靖:“是!”

  兩門臼炮接到發射命令,對南城門發射炮彈。

  “轟!轟!”兩發炮彈掉在內城和外城之間,爆炸形成兩個巨大的煙塵,木板,石頭。南城門的箭樓轟然倒塌,一起倒塌的還有內城的城門。

  正在吃早飯的李世民聽到巨響,立刻出營帳門,看著那巨大的煙塵。忘記了咀嚼,好一會兒對程咬金問道:“這和洛陽的天譴比!怎么樣?”

  程咬金搖搖頭說道:“沒有吧,那時候天譴,毀掉了整個坊!”

  李世民無奈的說:“哎!我錯過了什么?大唐錯過了什么四弟啊!四弟!你真闖下了大禍了!”

  一群人聽到李世民的哀嘆,都低頭默默無聲。當初在洛陽城下一個陣營,吳歡嶄露頭角,就被李元吉要用臟肉這樣一個愚蠢的借口殺了,吳歡打傷李元吉跑了。

  現在李元吉變本加厲,站在李建成身后。如何以后李建成真成了皇帝,自己這些人,難道都是吳歡一樣殺出來么?自己這些人誰有吳歡的能耐?

  魏征意識到以前吳歡對自己說的話,都是真的。太子只要用一天李元吉,那么吳歡就永遠不可能站在太子這邊。現在的吳歡擁有的武力太強大了,足夠影響兩邊的平衡。

  可是自己拉的過吳歡么?什么承諾都沒有,連本還要瞻前顧后!自己能給吳歡什么?一個未來的許諾,什么都給不了!就算給了,他秦王李世民不會許諾么?

  魏征正在想的時候,又傳來兩聲“轟!轟!”他看見東門的位置,又升起2個巨大煙塵。這和前2次爆炸相距時間不過1刻多時間,怎么這樣快?

  乙支辛成聽到爆炸,宿醉醒了幾分。他踉踉蹌蹌出了祖廟,看到南城門巨大的煙塵,還有不知道去哪里的箭樓,對家將說道:“升白旗投降吧。”

  兩個家將對視一眼,就轉身準備要去升白旗。乙支辛成突然揮手:“拉下去砍了!”

  準備離開去升旗的家將就被侍衛抓住,家將打呼冤枉:“主人,冤枉啊,我們只不過聽你的話,為什么要殺我們!”

  乙支辛成:“住口,你們兩人和負鼎藏,負鼎鐸一直交好。你們看他們在燕軍中得到重用,所有你們要賣主求榮,拖下去砍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网上棋牌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