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繁體
當前位置:讀看看 > 玄幻奇幻 > 你不曾離開我的夢 > 第22章 離開
你不曾離開我的夢

《你不曾離開我的夢》

下載本書添加書簽

第22章 離開

  開完了聯誼匯演,大家也都忙碌了起來,準備好期末復習。

  沈墨聽紀意講了匯演發生的種種事情,又氣憤又激動的,本來就不喜劉貝欣,聽紀意這樣講又厭惡了幾分。

  嘴上還夸著葉熙,“你那個哥哥簡直了,網上有個詞叫‘護短’,這波操作太六了。”

  沈墨嘴里的夸贊,讓紀意的臉上都多了許多笑意,“哦,我也覺得。”

  望著笑的如此開心的紀意,沈墨恍然大悟般的,說道,“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戀愛了。”

  紀意連忙捂住她的嘴巴,道,“你說什么呢?什么戀愛?”

  沈墨拿開嘴上的手,賤笑道,“我看你好像喜歡那個葉熙哥哥?”

  紀意好像被人看出心思一般,說道,“我當然喜歡他了,他是我哥哥。”

  沈墨點點頭,不相信,“哦!只是哥哥?”

  “當然了。”

  當然不只是哥哥,從見到他的第一眼就注定,不會是哥哥。

  ……

  經過上次匯演的事情,紀意對葉熙逐漸沒有了生疏感。

  周末的時候,就下樓找葉熙練琴,經過葉熙的耐心指導,紀意的進步也是突飛猛進。

  暑假,葉祺和孫嘉公司比較忙,經常不在家,趁著王媽還沒起床,紀意便在廚房里做起了早餐。

  葉熙第一次吃還驚訝紀意廚藝這么好,主要是比孫嘉好多了。

  這樣的生活平靜又美好,直到小升初考完試后。

  夏梔給孫嘉打來了電話。

  孫嘉接完電話之后就心情沮喪,和平時不一樣。

  紀意便上前問道,“孫阿姨,你怎么了?”

  孫嘉拉過紀意的手,坐在沙發上,看著紀意眼睛說道,“小意,阿姨要告訴你一件事。”

  紀意眨著眼睛,聽著。

  “你媽媽,她要結婚了,她明天就要來接你去杭州。”孫嘉說著說著也止不住眼淚流了出來。

  事件太多,紀意慢慢消化著。

  媽媽要結婚了,明天來接她。那就代表著她可以和媽媽一起生活了,也代表著,她要離開葉家,離開阿姨,叔叔,還有葉熙。

  想著,紀意眼眶也濕了,她替孫嘉擦了擦眼淚,“阿姨,你別哭了,別哭了。”

  感受到紀意柔軟的手給她擦眼淚,孫嘉哭的更兇了,她本來就是一個淚點低的人。

  “小意,你還會再來看阿姨嗎?”

  紀意點頭,“會的,我一定會來看阿姨的。”

  葉熙在樓上挺到了她們的談話,心里也不自覺空空的。

  那個小丫頭要走了,去另一個城市,想著,還真是不舍得。

  仿佛她是昨天才來的葉家,轉眼又要走了。

  夜晚,紀意坐在院子的雙人秋千上,望著夜空,明亮的月光照在她清澈的瞳孔里。

  真的就要走了嗎?但她總有一天都會離開的,只是時間的時候長短而已。

  或許在她長大之后的某一天才會回來,也或許永遠不會了。

  這時秋千晃動了下,身旁是葉熙,兩人隔著一個拳頭的距離。

  “葉熙哥哥,你沒睡?”

  葉熙道,“睡不著。我聽說你明天要走了。”

  紀意點頭,“是呀!感覺過的很快。”

  葉熙從口袋里掏出個小小的盒子,遞給紀意,“送你的禮物。”

  紀意接過盒子,不重不輕,小心翼翼打開,接著月亮的光,便看到淺綠色身子的鋼筆便躺在里面,

  “很漂亮的鋼筆,我很喜歡。”

  紀意拿了出來,愛不釋手,“謝謝你,葉熙哥哥。”

  葉熙看她喜歡,心里也愉悅,“你喜歡就好。”

  忽然,一個小小的身子便撲入他懷里,隨后小姑娘軟軟的聲音說道,“葉熙哥哥,謝謝你。”

  葉熙附上紀意的肩,“不用謝。”

  小姑娘還是說著,“我一定要謝謝你,我要謝謝你叫我彈鋼琴,要謝謝你在我哭的時候接我回家,還要謝謝你在匯演的時候把我護在身后,也謝謝你愿意吃我做的早餐。”

  說到最后紀意再也控制不住的哭了,淚水浸濕了葉熙的衣衫。

  此時的模樣,像是受傷的小貓鉆進主人的懷里求安慰。

  葉熙輕輕拍了拍她的肩頭,第一次有女孩兒在他懷里哭,他有些不知所措,生硬的語言,但卻又溫柔說著,“不哭了,不哭了。”

  在葉熙輕柔的安慰聲里,漸漸止住了啜泣聲,頭依偎在葉熙肩上,兩只手也輕輕緩著他的腰身,困意也隨之來襲。

  第二天清晨,她是在自己床上醒了過來的,想到昨晚種種,心里暖暖的。

  忽而她摸了摸口袋,卻并無所獲,正慌亂尋找著,便看到床頭上那個漂亮的小盒子,也漸漸找到了安全感,緊緊把盒子握在手里。

  “叩叩叩”

  紀意下床開門,是孫阿姨

  “小意,你媽媽馬上就來了,你收拾一下。”眼里滿是憂傷

  “好。”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网上棋牌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