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繁體
當前位置:讀看看 > 玄幻奇幻 > 神話情話之人魚奇緣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書生斗法
神話情話之人魚奇緣

《神話情話之人魚奇緣》

下載本書添加書簽

第三百三十三章 書生斗法

  盡管只是一個人的聲音,但在其他完全統一的聲音中特別明顯,甚至隱隱感覺甚至壓得其它聲音弱了一弱。

  李堂配等人更是猛地一震,稍微回了點神。

  江小刁定睛一看,居然是一直尾隨著他們的白爾倉!

  原來,因為白爾倉沒和她們一起,所以被外面的教徒攔了下來。直到江小刁喚出元神,金蓮教主怕壓制不住,為了保險起見,將教徒全部調過來,集中全部念力要將江小刁一舉拿下。這才被白爾倉鉆了個空子,跟著跑了進來。

  金蓮教主怒火中燒,眼珠子賺了兩圈之后,對著李堂配叫道:“將軍,奸賊當庭作亂,朕命你誅殺此獠!”

  說這話的同時,空中的黃金蓮花正朝向李堂配。

  其余教眾紛紛唱和:“將軍威武!”

  李堂配神情變得無比亢奮,整張臉都因●app下載地址xbzs●為興奮變得通紅,當即跪下:“臣李堂配遵旨!”

  說完便殺氣騰騰地朝白爾倉沖去!

  李堂配剛剛沖到白爾倉面前,之間白爾倉從懷中掏出一卷黃帛:“李將軍!你可看清了,這才是真正改了傳國玉璽的圣旨!這伙人乃逆賊,冒充皇,乃不赦之罪!”

  李堂配呆了一呆。

  白爾倉展開圣旨念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鞋教謀逆造反,罪在不赦。現封李堂配為討逆大將軍,凡鞋教部眾,須一網打盡。欽此。”

  李堂配恭敬地接過圣旨。說來也怪,他的手剛一碰到圣旨,整個人立即清醒了過來。轉身怒道:“差點又中招了!”

  就在黃金蓮花對準李堂配的這段時間,江小刁的元神終于輕松了一點,白霧漸濃,眼看就要掙脫周圍金光的束縛。

  金蓮教主見狀不妙,咬破舌尖,一口鮮血噴在了黃金蓮花之。

  黃金蓮花被金蓮教主澆灌后金芒大盛,又與江小刁的元神斗了個勢均力敵。

  金蓮教主嘴里開始念念有詞,射向白爾倉的金光變成了一支支金箭!

  萬分緊急之下,白爾倉突然開口念道:“臨!”

  金蓮教的人全部渾身一震,江小刁這邊的人感覺被銀針刺中穴位一樣,打了個激靈。只是小瑜,臉浮現出一絲痛苦之色。

  白爾倉第二個字吐了出來:“兵!”

  金蓮教的人又是一頓。小瑜也發出一聲驚呼!

  白爾倉第三個字吐了出來:“斗!”

  金蓮教的人陣型亂了一亂。小瑜一下子跌坐在地。

  江小刁也反應過來了,雖然不明白白爾倉用的是什么法術,但應該是類似于獅子吼一樣的正宗心法,正好破金蓮教的邪音。但正陽之氣太旺,身為妖身的小瑜自然經受不住。

  這一幕恰巧被白爾倉看到,當即慌亂地說:“小瑜姑娘,你沒事吧?”

  所謂此消彼長,白爾倉這么一停,金蓮教的教眾也緩過神來。金蓮教主心里也知道今天若不把這個酸書生解決的話,恐怕會大敗。當即帶頭吟唱起來,這一次唱的戲文是《霸王別姬》!

  隨著歌聲,金蓮教立即氣勢大盛,全體高聲唱了起來,剛剛被沖散的陣型又恢復了,并逐步朝陣中收攏。

  小瑜緩了一口氣之后叫道:“白公子,別管我!快念啊!”

  白爾倉也是發現形勢非常危急,咬咬牙,第四個字吐了出來:“者!”

  金蓮教的人紛紛后退了一步。

  白爾倉吐出第五個字:“皆!”

  金蓮教的人又退了一步,陣型又開始渙散。李堂配和趙天賜均神情一陣。

  白爾倉吐出第六個字:“陣!”

  金蓮教陣型大亂,江小刁的元神也開始占優了。

  金蓮教主整個人向后翻飛,同時一口血對著陣中噴了過來,勉強穩住了他們的陣型。

  白爾倉吐出第七個字:“列!”

  金蓮教徒有人已經受不了,嘴角溢出鮮血。有個別膽小的,轉身就跑。金蓮教主眼里閃過一抹狠毒之色,招了招手。一縷金箭射出,從逃跑的教徒背心扎了進去,當即倒地身亡!

  小瑜臉已經沒有半點血色,頭一歪向旁邊倒去。李堂配見狀不妙,前一把摟住她,嘴對嘴地將自身真氣渡了過去。

  白爾倉吐出第八個字出口了:“前!”

  小瑜剛剛受到李堂配的真氣,勉強睜開的眼皮又閉了。

  李堂配跳了起來:“別念了!讓我去和他們拼!”

  說完朝金蓮教眾人沖了過去。

  白爾倉剛才一直在全力念著咒語,沒能顧得過這邊。李堂配這么一打斷,看到氣若游絲的小瑜,當即整個人呆在了那里。

  金蓮教主大叫:“哈哈哈哈,想不到這個是妖。你若再念出最后一個字,這個美人可就香消玉殞了!你念啊,你念啊!”

  其實所有人現在也都明白過來了,白爾倉念的是“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九字真言。當前就剩下最后一個“行”字沒念出來。

  金蓮教主說的也不錯,若是白爾倉繼續念的話,恐怕小瑜的妖身還真受不了。

  身后的教徒們也發現了對手現在投鼠忌器,當即士氣大振。齊步向前同聲合唱一種類似贊美詩的曲子。

  李堂配和醒過來也準備拼命的趙天賜兩人又迷茫了。

  江小刁猛一咬牙,也是一口鮮血噴到元神身。

  元神入急矢一般沖到小瑜身邊,將她整個人包裹在里面。

  江小刁尖聲叫道:“念啊!”

  與此同時,金蓮教主催動蓮花,直接飛向了白爾倉。

  此時他也明白了,對他們威脅最大的就是這個會九字真言的家伙。現在投鼠忌器不敢動,如果己方把他們逼到走投無路時,對方說不定會同歸于盡,那就不好玩了。因此,必須趁現在這個機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這個該死的書生擊殺,接下來的人他又信心逐個擊破。

  黃金蓮花飛到白爾倉面前的時候,他口里最后一個字狂吼了出來:“行!”

  “咔嚓!”

  黃金蓮花粉碎了,白爾倉胸前如遭重擊,向后飛了出去!

  金蓮教教徒紛紛栽倒在地。金蓮教主更是摔得口吐鮮血。

  江小刁她們摸了一把冷汗,現在該是把金蓮教的法術全部破了吧,該反擊了!

  可是還不等她們出手,金蓮教主眼中的暴戾之色更盛,狀若魔鬼一般。

  他勉強勾了勾手指。一男一女兩個教徒爬到他身邊。

  金蓮教主惡狠狠吐出兩個字:人祭!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网上棋牌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