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繁體
當前位置:讀看看 > 現代都市 > 重生之巨變 > 第865章 不是那么簡單的
重生之巨變

《重生之巨變》

下載本書添加書簽

第865章 不是那么簡單的

  裴強他們在鵬城呆了兩天之后,胡銘晨就給他們訂好回家的機票和火車票,各自回家探親一個星期,一個星期后他們再回來與胡銘晨匯合。

  裴強他們前腳剛走,胡銘晨這邊后腳就接到羅浩才那邊打來的電話,有關對蔣永通的公司進行的調查已經有了較大進展,不過結果卻不是很理想。

  “羅叔叔,什么叫有進展但是又不理想呢?我聽起來有些稀里糊涂啊。”

  “很簡單,馮旭死了,所有的問題都由他一個人抗。”電話那頭的羅浩才不怒不慍的道,整個人顯得很平靜。

  對于羅浩才來說,馮旭死不死,蔣永通有沒有被整到,他其實并不是特別上心。

  雖說他曾經與蔣永通也有過節,為了觀音山區的那幾塊地,他與蔣永通還不見面的斗了一回,可最終他獲勝的,整個觀音山區那邊的利益并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壞。

  甚至,羅浩才的利益不僅沒有受損,反而還因此而獲利良多,起碼就因為那樣,胡銘晨他們整個退出了共富利公司,觀音山區的所有收益,全部歸了羅浩才。

  他們現在之所以要對蔣永通下手,更多的是胡銘晨的需要,背后也有些新大佬的需要,羅浩才真正的是無所謂。反正成了,他不見得得利多少,不成,他一樣沒有什么損失。

  一個勝利者,很容易采取一種豁達的姿態,就因為這樣,羅浩才非常平靜,頂多就是有那么點點惋惜而已。

  可胡銘晨就不一樣了,聽說馮旭死了,胡銘晨整個人就頓時吃了一驚。

  “馮旭死了?他好端端的一個人,怎么就死了呢?怎么就死了呢?”

  “毫無疑問,是有人對他下了手,至于是誰,大家心知肚明。像這種人,因為知道的東西太多了,也只有死了,有些人才會真正的安全。”羅浩才道。

  話說到這個份上,胡銘晨要是再不明白,那他就是傻瓜了。

  胡銘晨實際上也不是真的想不到那個點,只是倏然間得到這樣一條消息,他感到震驚罷了。

  在這個節骨眼上,想讓馮旭死的人,除了蔣永通,實在是找不到別人了。

  像馮旭這種人,作為蔣永通的代言人,沒事的時候他可以風風光光,走到哪都會有人給他面子,拍他的馬屁。可是他就沒想到,一旦出事,他就是丟車保帥的那個車。

  知道的內幕越多,風險就會越大。得到的利益越多,承擔的責任就相應越大。馮旭或許想到他有一天被當背鍋俠,否則他不會將有關鎮南酒廠私有化的相關資料保存,但是他絕對想不到,他有一天會因此而丟命。

  “好一招丟車保帥,手段還真夠狠的。”胡銘晨感慨道。

  “有些人就是這樣的,明面上道貌岸然,可背地里男盜女娼,心狠手辣。別說你沒想到,我其實也沒想到會出現這么一個結果。因為馮旭一死,這個case就查不下去了。”

  “那從那邊收到的資料不是證明蔣永通牽扯其中了嗎?”胡銘晨疑惑的問道,“照理說,也一樣可以沿著這條線索下去啊。”

  “你想多了,是,有些資料是牽扯到蔣永通,很多人也知道馮旭就是在替蔣永通辦事,可是單憑這樣是拿蔣永通沒辦法的。缺少了關鍵人物,何況,蔣永通也可以全然否認,將所有的事情都推到馮旭的頭上。此外,蔣永通的身后還站著一些大神,想要就此弄垮他,基本上是無望了。”羅浩才給胡銘晨分析道。

  “那你背后的大領導又是個什么意思呢?”胡銘晨試探著問道。

  在胡銘晨看來,蔣永通的背后站在大神,可羅浩才背后那位也不是等閑之輩,他如果下定決心死命要干,有些不成立的關系也能變得成立。

  “呵呵,領導能有什么意思啊,沒意思,該怎么辦就怎么辦了唄,反正他也沒指望因此將蔣永通完全整垮,讓他身陷囹圄。”羅浩才苦笑道,“像他們那個層級的人,更看重的是借力打力,而不會是你死我活的廝殺,那只會使得互相之間兩敗俱傷。”

  胡銘晨一下子有些沒有明白,但是他一細想,立馬就有所領悟。

  搞了半天,自己這些人都是人家的一個棋子而已,別人老神在在的處在幕后提提木偶線,他們前臺的人就盡情的表演。

  從一開始,朗州省新來的大佬就沒打算真的要整死蔣永通,他只是想借用這件事來敲打那些蔣兆麟留下來的人馬。

  就像羅浩才所說,到了他們的那個層級,所謂你死我活的廝殺實際上是最愚蠢的舉動。

  要是這位新大佬真的一巴掌將蔣永通給拍死了,那他不但不會有所得,反過來,還會給自己樹立一個不死不休的敵人。蔣兆麟留下來的人馬不僅不會倒向他,反悔會更加的與他對干,那就畫蛇添足,得不償失了。

  反過來,馮旭的死,對于那位新大佬來說,一樣可以起到相似的作用,蔣永通是沒事,但是他的代理人都被逼死了,那其他人就要掂量掂量了。

  這種威懾效果,其實也蠻好的,起碼他不繼續追究下去,對那些人既是人情,同時也是一把懸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別逼我,做事講規矩點,曉得誰才是一把手,否則,就別怪我不客氣。否則哪天我要是翻臉,那死的就不會只是一個代理人那么簡單。

  想通這些環節之后,胡銘晨雖然依舊憤憤不平,可是心里面相應的也釋然了不少。

  “領導既然都不在乎,不追究,那我又能怎么樣,只有偃旗息鼓了。”胡銘晨略微不甘心的道。

  “呵呵,你能如此想就最好,小晨,我告訴你,冤冤相報何時了,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有的,只有利益。千萬不要太較真,否則,說不好自己什么時候就會因此而吃虧。”羅浩才對胡銘晨教導和開導道。

  胡銘晨真的就偃旗息鼓了嗎?他真的就能做到坦然的放下了嗎?

  顯然是不可能的,他承認形勢比人強,該退一步的就要退一步,但是并不能因此就將一些揮不去的仇恨清空,消散。

  要知道,蔣永通他們不僅僅想奪胡銘晨的財,甚至一度差點讓他們丟了命。前事不忘后事之師,如果這么大的過節,胡銘晨說放下就放下,那他也太不是胡銘晨了。

  害人之心不可有,可防人之心一樣不可無。

  “羅叔叔,你說得對,可是那我們之間豈不是也只剩下利益?”胡銘晨說出這個話來,就有點點不成熟的意氣用事了。

  有些事情知道就行了,一旦說出來,那就太小兒科和太沒意思。

  羅浩才與胡銘晨之間,自然是毫無疑問的利益優先,這個把握點胡銘晨不是不曉得,明明曉得可還是忍不住要問出來,不是不夠成熟的表現是什么。

  “呵呵,哈哈哈,小晨,我們之間怎么能一樣,我們是不一樣的嘛。你我之間,那是朋友,我更多的是把你當成一個晚輩看待。雖然我們曾經一度合作,可那也是在情誼基礎上的合作不是。況且,你我之間,現在哪里還有什么利益交界點,是完全不同的,呵呵呵。”羅浩才沒有被胡銘晨的問話弄得難堪,他反而豁達的笑著道。

  胡銘晨會腦筋一時宕機,但是并不會一直轉不過彎來。

  他的那個話一問出來,胡銘晨就立刻后悔了。

  還好,羅浩才的回答給了胡銘晨一個很好的臺階下。

  從這點也可以清晰的看出羅浩才的老道和城府。真的是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每個成功者都有他成功的必備素質。

  “是,是,是,羅叔叔,別往心里去啊,是我有點太太神經質了。”胡銘晨趕緊借助羅浩才給的臺階往下道。

  “呵呵,不存在的,你還年輕,今后你就會慢慢明白,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人與人之間,利益雖然十分重要,但是情誼也必不可少,否則的話,做人也太累了。”羅浩才輕聲笑道。

  “是,是,羅叔叔教誨的是,我一定好好體會,我其實也是將你當成一位可敬的長輩,以為能給我的人生道路指明方向的長輩。”胡銘晨符合著道。

  兩人聊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之后,胡銘晨就倒靠在椅背上自責,自己怎么就那么愚笨,那么沉不住氣呢,那些話怎么能夠說得出來?

  哎,只能怪馮旭的死將自己給氣糊涂了。胡銘晨給自己找了這么一個理由,但是,胡銘晨還是暗暗告誡自己,這種低級的幼稚錯誤,今后不能再犯了。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成大事者要沉得住氣,必須做到喜怒不形于色,那種什么心思都藏不住的人,很容易被人找到破綻揪住把柄。

  胡銘晨這邊在反思自己,而另一頭的羅浩才掛了電話之后,臉上神秘的笑了笑,也不知道他是在笑什么。放佛是在笑胡銘晨的天真幼稚,可仔細端詳的話,似乎又不太像。

  說他是對胡銘晨的敏銳反應表示贊賞和認可,但是也好像不完全是。

  或許羅浩才都不知道自己為何發笑。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网上棋牌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